黑心土匪

一个养生号👌关注我请谨慎。
一个中国式的抒情式的人道主义者。

Theo【坤廷/未来仿生人】

*未来仿生人(底特律·变人)背景设定

*这篇文里我说的都与现实相反!

*七发完

 

 

 

(二)

蔡徐坤很感激他们给他安排了一个仿生机器人。

 

Theo几乎是万能的,除了今天早上他们想要驾驶一辆流梭型的悬浮车去石柱门街的时候,Theo抱歉地说:“对不起,先生,我还未掌握驾车的技能。”

 

“没关系。”

 

鬼使神差的,蔡徐坤拍了拍小机器人的头。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因为这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

 

 

 

在公交车上看到沿路风景。

 

因为这里是新城区,上流聚居地,很少有多年前的那般脏、乱、差,反而是在森林掩映下的各种简洁、美观而新颖的建筑。林立的高楼大厦,高桥飞跨其间,飞船掠过树冠行驶,有河流在玻璃甬道中缓缓流淌倒映出整个城市。天空上悬浮着电磁屏幕,推送每天的新闻。天边一些色彩斑斓的光点转瞬即逝。

 

但是在公交车上,蔡徐坤和Theo分开了。他坐在人类的专座,而Theo站在机器人的限定空间内。

 

他突然感觉到不舒服。Theo察觉到了他的异样,用微笑安慰他。

 

——没事的。

 

 

 

下车后,Theo主动说:“71年前,仿生人发动了一场革命,要求有自己的平等权利和领土,管辖自己的生产工厂。”

 

“革命成功了?”

 

“嗯。那个国家叫‘耶利哥’。还留在人类社会的仿生人可以选择去那里。”

 

蔡徐坤停了下来,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去?”

 

Theo冲他笑了笑:“因为先生您,不让人放心啊。”

 

 

 

这一天半他的记忆开始渐渐恢复,他开始想起一些之前的事。他的坎坷经历、他的成长、那些好的坏的、想哭的想笑的回忆。他还记得,曾经有那么一个人,也这样咧着嘴俏皮地对他笑。

 

 

 

和陈立农的别墅一比,他们的小房子显得破旧不堪。花园里种了鼠尾草、迷迭香和一些新品种。建筑由黑色金属制成,简约而大方。

 

应门的是一个RX900型的仿生人。

 

“蔡徐坤先生您好,请进。”

 

 

 

RX900带他们穿过走廊,上了二楼的一个房间,他轻轻敲了敲门。

 

房间宽敞、明亮,和蔡徐坤醒来时看到的一样:乳白色的窗帘、阳光肆意铺洒、木制家具、床头边一盆绿植。老人须发皆白,斜靠在床头,笑眯眯地看着他。

 

“老大,好久不见。”

 

 

 

——【到如今,他的记忆又好像一塘春水,被微风吹起波皱了。】*1

 

 

他想起来了一些关于这个爱笑的大男孩的一些事情。第一次见面,粉红色的衣服还有兔耳朵;渐渐学会跳舞,向他请教关于rap的一些问题;在舞台上愈加自信、沉稳、大方……

 

 

 

“…好久不见。”

 

 

 

陈立农又笑了笑:“老大啊,这下我可比你老了哦。”岁月攀上他的鬓角,染上了沧桑;时光烙印在他的脸庞,刻出了沟壑。不变的是爱笑的眯眯眼、不那么刻意的台湾腔、熟悉的温暖。

 

RX900帮他们拿来椅子,又帮陈立农调整了一下靠枕。蔡徐坤看到了陈立农后颈处的银制器械。——【仿生器官移植】蔡徐坤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陈立农眯了眯眼,看到了蔡徐坤身后的Theo。“是你啊,Theo。”

 

“您好。”

“他们的工艺是不是越来越不可思议了?如此……逼真。”陈立农对蔡徐坤说到,但他立即发现了后者的不对劲。

 

他眨了眨眼,像是自我肯定又像是疑问:“对,你还没恢复。”

 

“等你想起来的时候,会发现仿生机器人真的是件很残酷的事物。”

 

蔡徐坤现在脑子很乱,他来不及思考这一切。

 

 

 

“蔡队,陪我去花园走走吧。”

 

“好。”

 

 

 

夏日嫩草的芳香,天空中浮动的白云。池塘边几株垂柳,枝条垂入墨绿的池水中。园里的樱桃树结了一串串殷红的果实,甜香味若隐若现。

 

“这些全都可以被虚拟替代。”陈立农对他说,“看到什么、闻到什么……甚至愉快的心理感受全都可以被一系列程序模仿。但我还是选择真实。”

 

他后颈的器械发出“滴——”的一声响,蔡徐坤看到,嵌入陈立农脊椎的一个部位的又一个微型显示器,现在开始闪着红光。RX900拿来一管蓝色试剂,找准了一个定位点,向器械中注射进去。

 

陈立农抱歉地向他笑了笑,说道:“其实我已经没资格说别人啦,我也不是一个完整的人类了。”

 

“这个是……?”蔡徐坤问道。

 

“帮助我写作的,让我的颈椎不那么难受。说来真的好笑,我竟然成了一位作家。”

 

 

 

蔡徐坤在来的路上看到仿生人乐队的广告。为万千少女量身定做的男团,完美的声音、完美的笑容,有无限的体力可以支持无法计数的巡演。

 

他们的容颜不会老去。

 

“蔡队,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啊。”

 

“我知道。”

“那时候多好啊,那时候……大家都在。”

 

2018年,传说中的“偶像元年”,他们开创的时代。但是他们还没来得及一起好好品尝站在山巅的滋味,日晚的夕阳就已经宣判了这一天的分别。

 

所幸下山的路前途未知,风景独好。

 

 

 

“蔡队。”临走时陈立农把他叫住,送了他一盒蒙顶山茶。“绝对真品。”

 

“谢谢。”

 

夕阳在老人的脸颊上投下温暖的光晕,让他看上去健康了不少。陈立农还是笑得眯起了眼睛,冲他们挥手告别。

 

故人容颜已沧桑,蔡徐坤想,不对,应该是故人旧时容颜未沧桑。

 

 

 

蔡徐坤长舒了一口气,将头斜靠在公车座椅椅背上。窗外掠过一棵又一棵冷杉,路边一片工业区,灰色。有一条河也混杂着灰色缓缓流过,现在的天空揉了点儿紫色进去。

 

Theo问他还想去哪里,他说想去看看他父母的墓。

 

Theo查到在第十二区公墓,他下车去买束花。他又补充说,2067年某家数据处理公司成功研发出了保留人类意识的工具,可以靠数据提供保存已故亲人记忆的服务。但是不幸的是,蔡徐坤父母走的时候,这项技术并没有投入使用。

 

他摇了摇头说,无所谓。

 

 

 

呈半圆型的阶梯式公墓,被高楼大厦包围,这里显得那么格格不入,白色的大理石上还留有一些到访者带来的花。他们路过一对扫完墓的老夫妻,蔡徐坤目送着他们走下台阶。

 

Theo叫他过去看,说已经找到地方了。

 

那么小的一块黑色墓碑,简单地刻着他们的名字、生卒年月日,有一块儿甚至被雨水腐蚀了。他的名字本应该在这上面。

 

 

 

原来真的只有他一个人了。

 

那么小的一块墓碑,像一艘小船,载着他在烟波浩渺的墨色湖水中飘荡。

 

他害怕孤独,却只愿在小船里独自无声哭泣。

 

有一个声音拯救了他:“先生,如果你需要一个拥抱……”那孩子满眼的担心,眼神纯粹到让他心疼。

 

“如果您需要一个拥抱,我就在这里。”

 

他想也没想,紧紧抱住了Theo,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低声啜泣。许久未使用的泪腺并没有忘记它的使命,干涸的眼眶中涌出汩汩泪水。

 

他记得他曾经也这样拥抱过一个人,不留一丝痕迹的拥抱。

 

 

 

刚才乘舟在大海中流浪的人,终于找到了一座小岛。小岛上只有尘和沙,还有抬头可见的满天繁星,但却是唯一一处他的休憩之地。

 

 

 

 

 

 

——————————————tbc——————————————

 

*1:语本废名先生短篇小说《竹林的故事》。语言真的超级美~

 

 

写这种未来设定真的会良心不安……


恋爱并不能会让人变瘦,失恋才会。

“我没有喝过最烈的酒,我放弃过最爱的人。”

“飘不到一千万座岛屿,赶不上一千万次花期。”

Theo【坤廷/未来仿生人】

*《底特律·变人》背景设定

*这篇文里我说的都与现实相反!

*七发完

 

 

 

(一)

 

 

这一定是梦中之物。

 

乳白色、干净的房间,栗色窗帘、木制边框的大而宽的落地窗,以及窗外的草地,几棵榆树。

 

他拔掉身上的导管,尽管有那么一瞬间感到了窒息。他缓缓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清凉吹拂面庞。

 

他还记得,这叫做“风”。

 

浑身酸痛,但此刻内心却是如此欢愉。

 

 

 

“蔡徐坤先生。”

 

他闻声看了过去,一名身材修长的青年。黑色短发,发梢青蓝挑染,太阳穴上的微小环型显示灯亮着蓝光。

 

“欢迎来到2106年。”

 

 

 

生命科学研究协会(LSRI)的人来的时候,Theo正在院子里收衣服。那两名观察员看了看他,略显紧张地问了声好,然后打开工具箱,给蔡徐坤做全身检查。

 

“您好。”

 

“你们好。”

 

“我睡了多久?”蔡徐坤问。他们正在给他检查虹膜。

 

其中一名叫“琳”的女性观察员回答他道:“根据协会的记录,您是从2025年3月18日进入昏迷状态。协会用当时最先进的技术保存了您的生命体征。”

 

另一名叫做“方正”的男性观察员在替他抽了血后说:“几天前,您有了苏醒迹象,是Theo,”他看向窗外的青年,“是他联系的我们。”

 

“他……真的是仿生人吗?”

 

“是的。他是Neno Cyber公司生产的仿生人,您的定制款。他将负责您的起居、料理、工作协助。”

 

“其实我不需要……”

 

“您会需要的。”琳眨了眨眼睛,“在今天,每个家庭都有一台AI。并且最重要的是,您是现在仅剩的几位‘完整人类’。”

 

“什么意思?”

 

方正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他眼眶周围的表层皮肤渐层消失,露出白色、光滑的机械表面和一只玻璃质地的眼球。

 

“我们都选择了部分仿生器官移植。”琳说,“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抵抗器官衰变、癌症。但是,人类的身体还是会产生排斥性,器官移植不能完全解决基因上的问题。所以说一百年前的古老生命体的科学价值是无限的。当然,我们也很信任您的社会价值。”

 

方正恭敬地笑了笑:“您只需要定期接受检查,协会会给您送来生活补贴。另外,很多人觊觎您这种‘生命资源’,请时刻保持警惕。”

 

临走前他补充了一句:“我外祖母当年是您的忠实粉丝,请继续加油!”

 

 

 

“您需要茶水吗?”Theo问他。

 

蔡徐坤点点头,从Theo手中接过茶杯,金盏花的味道。

 

“谢谢。”

 

“不客气。”

 

他坐在庭院中的藤椅上,享受着微风、鸟鸣和泥土的芳香。他刚刚浏览了一遍这栋房子,很是满意。只有一层楼,中式建筑。

 

木质地板、改良加工过的瓦片房顶、配备齐全的家居设备,以及……有一个小池塘的庭院。

 

脑内又是一阵阵痛。

 

Theo关切地看向他,说:“请您放心,观察员说,这是正常的记忆恢复过程,如果您实在难以承受,家里有止痛药。”

 

“不用了,谢谢。”他摆摆手,这种滋味真的不好受。Theo说的“家”这个词,让他感到很陌生。

 

“请问……我的家人,他们还在人世吗?”

 

镶在Theo太阳穴处的光圈亮了亮,他在进行搜索。“很抱歉……没有”

 

“这样啊……”

 

“但是,有一位您的熟人还在人世,也许您会感兴趣——”

 

“是谁?”蔡徐坤连忙抓住他的手问。

 

“前Nine Percent成员,陈立农。”

 

 

 

--------------------------------------------------tbc---------------------------------------------

很久没写kt,看到还有很多朋友在,开心。前段时间刷完《底特律·变人》的实况和《西部世界》第二季感触良多,激情写文。

 

我们追求的是fidelity,不管是仿生人设定、磕cp、还是现实生活,不忘初心、不忘本心就好。

 

鄙人写文绝不坑,放心看。

 

文里的大部分看似高端的术语都是我乱·编·的,不要深究。

 

 

关于那个太阳穴上的圆圈,请参考《底特律·变人》。文里仿生人设定是底特律和西部世界的融合。


把所有的Austin改成了Theo,呵呵哒

推漫-冈田屋铁藏老师的《千》系列

我看过的有《千-长夜之契》、《千-螺旋之锁》、《千-双头之蛇》,双头之蛇貌似还在连载。

老攻是落魄武士、剑豪。小受叫“千载”,很妖,但不女气,真实身份并没有说明,但我估计是像恶魔那一类的,因为他和他人缔结契约,完成愿望,并收走他人的灵魂。

讲的是两人游历过程中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很慢热,老师到《双头蛇》好像才想起来要带节奏。希望剑豪老爷是让千载能变得更像人的那一个人吧。

画风真的是我的爱,肉香,背景设定古风,故事很有趣,推荐。


感谢汉化组🙏

偶像练习生今晚直播,从一月到四月,真的经历了很多。

不管最后结果是什么,希望崽儿们一切都好吧。

亲上了亲上了~这一对我磕爆啊!

装大人的傲慢小孩司朗✖️温柔细心又男人味儿的菊哥

《慕青而鸣》每一个分镜都巨棒啊

感谢汉化组

我手不冷,我只想知道这是谁的手😂😂😂

推片-Kiss me Softly【同志短片】

片名是男主爸爸的一首歌的名字,就我的审美来说还挺好听的。
加上还有很漂亮的乡村风景。

并不是每一个家长都像Call me by your Name里面那样善解人意。

所以这个算是男孩的一次自我发现+对父权主义的反抗。

最后的那个kiss过后的眼神有惊艳到我。

粼粼【坤廷】(下)(完结)

*设定为出道后两个人谈恋爱被曝光
*只会写甜的


(六)

在练习室看到的朱正廷感觉瘦了十斤。成员们都没有说话,都在拼命练舞,看到蔡徐坤来了,友善地笑笑,但全部颇为默契地走出练习室,留下了他和朱正廷。

“你来啦。”声音很虚。

“嗯。”

朱正廷靠着镜子,手撑在栏杆上,片头看着对面的镜子。

镜子里有他,也有蔡徐坤。

蔡徐坤正定定看着他,想说什么却又没说。

朱正廷想,以前那个和他一样高的小孩儿,已经比他高出半个头了。




“我们可以回我老家,或者去香港、台湾。我们也可以出国,德州、北海,蒙彼利尔、塞浦路斯……你愿不愿意陪我去?”

朱正廷没有回话,只是安静地看着镜子。




“抽烟吗?”

两天前,朱正廷抽了人生中的第一根烟。

他从裤兜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根,打火,点上。他的手在抖,就像第一次和蔡徐坤做的时候那样。

烟碰上嘴的一刻,蔡徐坤一扬手,拍掉了,继而踩灭。

那个人好看的眼睛看着他。

一如之前无数个日月。

但现在他眼中掺杂着复杂的色彩,朱正廷看不懂。

蔡徐坤什么也没说,只是伸手抱住了朱正廷,像安慰小孩一样抚摸着他的头发。

“对不起。”




从练习室出来,蔡徐坤肚子里积了股无名火,不知如何发泄。他一脚踢翻了门口的垃圾桶。

树林,小湖,街道,便利店,站台……最后跑到海边。

夕阳西下,海浪归岸。




“蔡徐坤,公司说要留只能留一个人。”

“从今往后,我们最好不再见面。”

“还有,我送你的东西,你还是扔了吧。”

“对不起……”




蔡徐坤奋力拽下朱正廷送给自己的手链,却又想起那天朱正廷给他说要他撒撒娇才送给他——托着腮帮子给他说:“你再可爱一点儿嘛。”

想起他永远扎不进裤腰的衬衣、露出一小截腰;想起他喝牛奶时变成一只小花猫、喝完后用舌头舔舔嘴角;想起他在练习时的拼命、凌晨两点只有一个人的舞蹈室;想起他在自己受伤时送来的膏药,当时怀疑他是不是对每一个人都这么好,但看到他给自己贴上的时候小心得眼睫毛都不动一下、憋气憋得脸都红了,就放心了;想起他来给上电台节目的自己应援、回去时坐在公交车上靠在自己肩上睡着了、还小声呢喃:“蔡徐坤,我喜欢你。”

想起他的一切。

蔡徐坤苦笑,默默将手链收回兜里。





(七)


恍若隔世,再次登上这个舞台。

练习生是产品,是企业的财产。从生产到销售的每个环节都是一次又一次的博弈。胜者为王 ,败者为寇,有些人黯然离场,有些人一经打磨则光华万丈、鹏程万里。

蔡徐坤天生属于舞台。

舞蹈、说唱、声音、舞台掌控力、台上的互动、台下的采访,每一项都是完美。

身为男友也是。他会留意你的一举一动、很会照顾人,有时觉得关心过头了,就会自己苦恼好一会儿,然后提出适当的建议,却从不干涉你的选择;有时又霸道得很,使尽一切办法让你注意到他,进而只能听他讲话、只能看着他,让你心里只能有他一个人。

他很优秀,朱正廷再清楚不过。




所以朱正廷认为,继续在偶像这条路上走下去的人,应该是也必须是蔡徐坤。




晚上九点整,台下人海涌动。

朱正廷看到有拉起的写着质疑话语的血色横幅,也有他们的应援灯,像黑海上的粼粼波光,无声地说着一些话语。

这大概就是舞台存在的意义。让他清晰地看见那些支持着他的人们、然后让他能够尽情地表现自己,告诉那些人们他们的期望得到了回报、他不会辜负他们。

但今天的表演是一场畸形的表演。

从开场到现在过了近半小时,台上的他们所做的不过是唱跳、唱跳、唱跳,和台下零互动。因为他们不被允许。

每个人都做到自己的极致,因为他们知道这可能是自己的最后一个舞台。



也许是由于今天的全神贯注,朱正廷才得以仔细观察每一位成员。

他的兄弟们,没有对他或蔡徐坤说过一句责怪的话,他们是拍拍他的肩,告诉他:“不要怕,还有我们。”

他的目光扫过一个一个和他一同享受这舞台的兄弟们,最后是蔡徐坤。

他们确实没再说过话。



明明是他告诉蔡徐坤别再找他,但现在他有话想说,如鲠在喉。



今晚一如往常,蔡徐坤妥妥的C位,而朱正廷被排到了离他最远的位置。

朱正廷知道了,公司和他的想法是一样的,且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下一场是蔡徐坤的solo。

和其他人下台前,朱正廷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突然发现蔡徐坤也在看他。

汗水顺着蔡徐坤的额头流到眼角,再到嘴角,勾出一个微笑。

朱正廷没敢多想,逃也似的回到了休息室。




带病在家的Justin这一天给他打了十五次电话。

朱正廷一拨通,就听到那小孩儿吵吵嚷嚷的声音:“正廷哥!蔡徐坤人呢?”

“他在solo啊。怎么了?”

“是这样的,他昨天找到我,喝了很多酒,哭着向我抱怨说你不要他了,他说你送他的东西他一件也不会丢,他说他要记一辈子。”

“然后我就给他说,唉,哥,既然曝光了,你们就大大方方在一起吧。”

“所以!他说他会在今晚向你表白!哥!”

“啥?怎、怎么…表白?”

“你傻啊哥!solo 啊!”




广播里放着那首抒情的曲子,和着一些粉丝的声音,还有蔡徐坤的轻声哼唱。

朱正廷一路跑过去,看到那偌大的舞台上,一只高腿凳,一支话筒,他爱的男人就在那一束橘色的灯光下深情地诉说着想让他听到的话语。




“一曲终了,我也该离场。”

“说实话还是有点儿不甘心啊,有太多话想和你们说……”

“但我不会忘记今天,还有那段经历。”

“不管结果如何,我都感激我曾拥有过他。”




那个人坐在那里,看到出现在舞台一角的朱正廷,由惊讶转为平静,再由平静转为确信。

是啊,蔡徐坤是他心里装着的人,占据了全部江山。




朱正廷走过去,用只有他们两个听得到的声音说:“无论哪里,我陪你去。”

蔡徐坤握了握他的手,冲他微微一笑。

“好。”









End.



-----------------------------------------------------

在某个地方看到有粉丝说不想让朱仙子做偶像,想让他当艺术家。脑补了一下高逼格的舞台上正正在那儿跳舞。

莫名想点赞啊。

但小孩儿有自己的打算,阿姨我也只能支持他啰。

坤坤真的完全符合我对“阳光美少年”的设想。

看到他掉到第九名超心痛。但我看不懂什么阴谋论?努力的孩子阿姨我都喜欢啊。



*完结了,感觉很轻松了
*这是我发的第一篇男男(?)同人,我自己写得很开心,希望大家也看得很开心!
*想尝试钻研一下锡兰,写下一个有异域风情的坤廷同人。估计耗时有点儿久。
*如果有评论的道友我没及时回,我很抱歉!望见谅!:)



*娱乐的东西我不是很懂,应该会出很多错😷
*如有错误,都算我的,欢迎指出!
*请勿上升真人!

***祝大家新年新气象、天天开心🎉

粼粼【坤廷/坤正/乾坤正道】

*设定为出道后两个人谈恋爱被曝光
*三发完
*只写甜

【中】


(三)

“阳光美少年”

这是一直搭配蔡徐坤的标准微笑出现的“人设”。“人设”相当于偶像给自己的定位,或者目标。但蔡徐坤不一样,他甚至不用纠结,仿佛这个“阳光美少年”从一开始就是留给他的。平日里练习到极致,即使受了伤也要拼命忍着;在舞台上叱咤风云,自带闪光效果;会表达自己、表达对他人的敬意与欣赏,也会巧妙绕开敏感话题。私底下不爱说话,也不会刻意去和谁交好,但很仗义。他朋友不多,都是能两肋插刀的兄弟。

少年翩翩,却已有了自己的风骨。

——“你的脸上云淡风轻,谁也不知道你的牙咬得多紧;你走路带着风,谁也不知道你膝盖上有曾摔伤的淤青;你笑得没心没肺,没人知道你哭起来只能无声落泪。
要让人觉得毫不费力,只能背后极其努力。我们没有改变不了的未来,只有不想改变的过去。”*❶



也许是太过独特、太过优秀,他在偶练的时候看见朱正廷,就有一种志同道合的感觉。

他和朱正廷的关系一直很奇妙。本来应该是针锋相对,但却互相尊重,颇有一种“高手过招总是惺惺相惜”*❷的感觉。是知道自己这一切来之不易,才能理解对方的不容易。

他看过朱正廷在101里的表演。当时就在想,这么完美的朱正廷怎么没能在韩国出道。转念一想,幸好那时候没出道,要不然他就遇不到朱正廷了。蔡徐坤被自己这个危险的想法吓了一跳。

和他身形差不多的小哥哥、明眸皓齿的小哥哥、空翻时露出一小截小蛮腰的小哥哥、借给他“两双手”的小哥哥、被他挑眉一撩就脸红到不行的小哥哥……

对,还有现代舞。

现代舞跳得非常……诱人的小哥哥。

蔡徐坤听Justin说过,朱仙子是个好队长,很温柔,很好说话,但他骨子里是个很犟的人。

蔡徐坤当时说:“真巧,我也是。”



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

蔡徐坤也说不清。

被很多人说“啊你们好像啊”、“你俩干脆自己成立个男团得了”。后来也渐渐留意起了这个人,发现他看自己的目光和自己一样。因对方的一举一动而紧张,比对待比赛还小心翼翼。逐渐变得很合拍,想练习的时候一起,连累了就去买瓶饮料,你一口我一口;想说什么的时候他躺在他腿上听,他不想说的他也不追着问。

那是他第一次想要被他认可的人,第一次有一种冲动想跑上去介绍自己然后要他摸摸自己的头的人,第一次想在他面前展现自己的帅气而不是可爱的人。第一次想一起出道、一起有酒有诗、纵使前方荆棘丛生也想要一同前行。


------------------------------------------

*❶:摘自刘同《你的孤独,虽败犹荣》
*❷:其实是两个大娘打架的视频的标题。可以去看一下,巨好笑~

------------------------------------------


(四)

第一次挑明是偶练时期的一个星期二。

春节回不了家,节目组放了一天假。

蔡徐坤到一家便利店里头买零食,缓解练习的紧张情绪。看到一排听装啤酒,想了想还是没拿。

身后有个人拍了拍他。

今天依旧可爱的正正哥看着他笑:“过年了,买一瓶喝吧,我请你。”

最后是一人一瓶,带着往回走。

那天风挺大,阳光还好。心情舒畅。

朱正廷突然想起什么,问他想不想看电影,他记得附近有家私人电影院。

蔡徐坤还没回答就被他拉着往那个方向走。

朱正廷选了那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兴致冲冲地说:“这个名字一听就挺高级!”

蔡徐坤表情复杂地看着他,说:“哥哥你知不知道这个讲什么的?”

他的正正哥一脸天真,懵懵地看着他。



结果是非常尴尬地一起看。蔡徐坤感觉得到,朱正廷用一种掺杂了抱歉和试探的眼神来瞟他。

“放心吧,正正哥,我能接受。”

“……哦。”

Visions of Gideon*❶一出来,憋了两个小时的朱正廷终于忍不住了,眼泪止不住地流,只是没有发出声音。

蔡徐坤揽过他的肩,让他靠在自己的颈窝处。

朱正廷抬头看着他。

无懈可击的侧颜。蔡徐坤没有哭,眼眶是湿润的。

银光轻轻铺在他的脸上,眼睫毛很长。

他比现实更虚,比电影更真。



“哥你别哭了。”

“?”

“你一哭,我也想哭了。”



晚上打出租回宿舍,在车上开了啤酒。

下车后两个都有点儿醉。冷风灌到朱正廷毛衣里,冻得他缩紧了脖子。走着走着,撞到了前面的蔡徐坤。

蔡徐坤正一脸温柔地望着他,眼睛比今夜的星星更好看。

蔡徐坤叹了一口气,扯下自己的围巾,给朱正廷带上。两个人离得很近,鼻息相交。

明明是同样的身高,现在的蔡徐坤总感觉要高上那么一点儿。

“你踮脚了?”

“我没有。”青年笑出了声,这次换他来发问:“哥哥你想出道吗?”

“当然想啊!”

朱正廷盯着他,转而说:“多好啊你,才十九岁。”他说着说着,眼里就含着泪了,“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

“没关系,哥,不管怎样,我陪着你。”

眼前的青年,明明是他的弟弟,却像是一棵小树,想为他撑起半边天。

也许是察觉到气氛已经偏离,一时没有说话,朱正廷又问:“你想回家吗。”

蔡徐坤叹了一口气。“想啊。”他说,“但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参加比赛?”

蔡徐坤没有回答。他突然说:“格拉德维尔说过,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需要10000个小时。”

“嗯嗯。”朱正廷有点儿心不在焉,心想可以啊这小子,录了快本后还做了调查。

“也就是说,需要10000个小时来完美完成一件事。”他现在的心情就像那些借酒壮胆告白的小屁孩儿,觉得对方拒绝了还可以说“对不起,喝醉了”来开脱。

“所以我,蔡徐坤,会在10000个小时之内让你喜欢上我。”

朱正廷愣住了。

蔡徐坤咬紧下唇。

“你是说你……喜欢我?”

“是。”

朱正廷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往后倒,蔡徐坤赶忙伸手扶住他的腰。

有这么好笑吗?他的心沉到谷底。

谁知朱正廷微笑着看着他,眼里像盛满了波光粼粼的漫天星河。

“请你不要这么做。”朱正廷笑得更开心。

这算是拒绝吗?

“你根本不需要10000个小时,你只需要一秒。”

“什么……”

像个偷糖吃的小孩儿,飞快地亲了亲他。

这次换蔡徐坤恍然大悟。

原来朱正廷喝的是柠檬味儿的。





河北这几年都很少放烟花,今晚也没有。

2018的小年,他和喜欢的人一起度过。

但他更愿意,从此年年彩彩,无波无澜,每天都是“日长如小年”*❷





------------------------------------------

*❶:Visions of Gideon翻译过来是“犹太勇士的幻觉”。Call me by your Name 的插曲。甜茶三分钟的哭戏貌似被删了,但是配着那个音乐让我这个老阿姨想陪着他哭~第一句“I have loved you for the last time我最后一次这样爱你”一出来我就不行了。诚邀大家品一品。
*❷:选自:《醉眠 》宋 · 唐庚
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
余花犹可醉,好鸟不妨眠。
世味门常掩,时光簟已便。
梦中频得句,拈笔又忘筌。
说的是“在这远离尘嚣的地方,一切仿佛都已凝固,没有名利的诱惑,没有人事的搅扰,没有烦恼的萦绕”。但我觉得用来说“不虚度和他的每一寸光阴”也可以吧?

------------------------------------------


(五)

比赛结束当天,他们俩没和大部队一起去赶第二场,而是抢了一位化妆师哥哥的红色马自达,开去了那家汽车旅馆。

由于太累,只是接了几个吻,什么也没发生。

第二天,朱正廷被老年disco的音乐吵醒。




蔡徐坤在那扇大落地窗旁边跳舞。准确的说,是跟着法兰西的热情舞曲摇摆身体。

“你干嘛呢?”

“跳舞。”小孩儿笑得自由自在。又快步走到床边,捏着朱正廷的下巴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早安吻。

“蔡徐坤,信不信我打你哦。”

“正正哥心疼我,才不会打我。”阳光透过纱窗洒在他栗色的头发上。今天也是柠檬味儿的早晨。


他们坐着突突突的马自达回去,还伴有一首油腻中年男低音的浓情浪漫神曲kiss me Softly*❶


“你回去休假的时候会给我打电话吗?就像《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里面那样?”

开着车的蔡徐坤咧嘴一笑:“会啊。但我们没有那么惨吧。”

他们经过的路又长又远,但清晰可见。

朱正廷想起来了,那天太阳底下蔡徐坤浅棕色的瞳孔,就像午后波光粼粼的湖,温柔地托住他所乘的舟。



TBC


------------------------------------------

*❶:Kiss me Softly:翻译过来是“请轻轻吻我”。其实是一个同志短片的名字,里面确实有这么一首歌。就我老阿姨的审美来说还有点儿好听:)
*这一节是我思考很久后加上的

------------------------------------------



每次发文都在“哇我写的是什么狗屎删了算了”和“还有人给我点赞好开心我还是继续发吧”之间飘忽不定。

今天陪妈妈去抢鱼,肱二头肌都给我练出来了。

之前加了单人tag,我很抱歉!我会注意的。


祝大家年年有余!新年快乐!🎉每天都“日长如小年”!🎉


*请勿上升真人
*如有问题,欢迎指出